浙江在线-遂昌支站 总站·浙江在线 浙江新闻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 设为首页      收藏本站

浙江在线  >  遂昌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会广角

只为一世兄弟情

2018-05-16 21:23:56来源: 遂昌新闻网 作者: 编辑: 李斌

  5月2日凌晨五点刚过,一夜未眠的金竹镇古楼村62岁村民吴土根急匆匆来到村里的小卖部,买了两罐银耳罐头,匆匆赶回家。到家后,他将两罐银耳罐头放在弟弟吴法根的床头。“但愿吃了会好点,千万别再擅自跑出去了!”吴土根心想着。

  5月1日晚10点多,睡了一会儿醒来的吴土根,按照惯例来到弟弟吴法根房间,准备叫其起床解手。“弟弟不见了!”看见床上空无一人,吴土根立刻清醒过来,跑出家门到村里寻找弟弟。这两天,弟弟嘴上一直“呼哧,呼哧”个不停,吴土根琢磨着,弟弟应该是牙疼上火不舒服,跑出门去了。

  寂静的夜里,吴土根借着手电和村里的几盏昏暗路灯的灯光,一边找一边喊,不少村民被喊声惊醒,听着声音,大家便知道,吴土根又在找弟弟了。

  这些年来,吴土根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夜里起来找弟弟了。“经常在夜里跑出门,多则三四天,少则一两天。”吴土根说。

  这一次,吴土根找了近三个小时还没找到,凌晨1点,天空下起了雨,而此时吴土根已是筋疲力尽,他回到家瘫坐在床上。好在,不一会儿,弟弟自己回来了,只是身上已经湿透。吴土根又立马从床上起来,帮弟弟擦了身子换了衣裤,一直到弟弟躺下,折腾了一晚的吴土根终于松了口气,躺床上休息。

  “银耳罐头降火,牙疼吃了一定管用。”吴土根买好了罐头,已经是5月2日上午6点多。随后,他又赶紧乘着客运班车去镇里赶集,他得去买些尼龙布,把菜地里的油菜籽遮一遮……

  这样的日子,吴土根已经坚持了整整23年。

  祸不单行,生活重担一人挑

  23年前,吴土根27岁的弟弟吴法根在上山干活时,头部摔伤导致智力残疾,从此失去了劳动和生活自理能力。“从那以后连手都没有自己洗过。”吴土根说。

  而就弟弟摔伤的前一年,吴土根的父亲在外面打工时身受重伤,送回家时几乎奄奄一息。“后来还活了12年,最后因为脑溢血去世了。”吴土根回忆道,“母亲比父亲还早4年,得胃病去世了。”

  父母亲临终前,将吴法根托付给了吴土根,嘱托他一定要照顾好弟弟。都说长兄如父,从那时开始,家庭的重担就这样落在了当时本该娶妻生子,成家立业的吴土根一人身上。“家里这样的状况,娶妻生子就没考虑过了。”吴土根坦言,“当时想过出去打工,因为这样能赚多点钱,但始终放不下弟弟,他离不了我。”

  就这样,正当壮年的吴土根放弃了自己对未来的所有憧憬,开始和弟弟吴法根相依为命。

  一边要照顾随时会走失的弟弟,一边要挣钱养家糊口。23年来,吴土根甚至连村子都很少出。“最远去过丽水,带着弟弟去看病。”吴土根说。

  5月2日,记者看到吴法根时,他正躺在床上,翘着二郎腿,一个人安静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。一墙之隔的厨房,吴土根正在烧水准备晚饭。

  如今,吴土根已经63岁,满头银发,下排门牙已经掉了4颗,说话有些漏风,精瘦的身板上套着一件条纹T恤,上面有两个乒乓球大的洞格外醒目。

  “我种了半亩茶叶,今年已经卖了两千多块钱了。”吴土根笑着告诉记者,这是家里主要的收入来源,前阵子房子漏水,他用这笔钱请人翻新了屋顶的瓦片。以往,翻新屋顶瓦片这种事,吴土根都会自己来。“自己动手,省钱!”吴土根有些无奈地说,今年不行了,自己老了已经吃不消干这些活了。房子不得不修,农村里的黄泥房雨水一冲刷就会倒,这可是他和弟弟唯一的住所。

  吴土根的房间,有些阴暗潮湿,为了遮风挡雨两扇窗户都用几块废木板遮挡着,光进不来。吴土根说,等到夏天天气热的时候,再把木板拿了,那样凉快。房间里没什么家具,潮湿的地上,堆放着一些杂物。

  吴土根告诉记者,这些年生活虽然过得艰苦,但是他很心安。

  “兄弟只有这一世,没有第二世。”

  早个许多年,很多人劝吴土根趁着年轻,自己出去谋生,成家立业,为自己活,弟弟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。吴土根却不这样想,他说:“做兄弟只有一世,没有第二世,我不能对不起爸妈,不能昧着良心这么做。”

  在他的辛勤照料下,吴法根幸运地活了下来。“要不是他哥哥,他早就死了!”路过吴土根家门口的村民无不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4年前,弟弟吴法根从家中出走,失踪时间长达一个多星期。吴土根自己没日没夜整整找了三四天无果。“我报了警,并从村里请了8个村民,在村子后面的封山区,地毯式地寻找。”吴土根回忆起这件事,情绪有些激动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,“大家都说他死了,我不相信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  最后,找到第七天的时候,在村子里的封山区,终于找到了吴法根。“衣服裤子全没了,一个人躺在石壁下,奄奄一息。”当年参与搜救的村民郑石玄寿告诉记者,“后来大家轮流换着把他背回了家。”

  “那是他失踪最久的一次。”吴土根说,有村民劝吴土根出门干活的时候把弟弟锁在家里,可他从来没这样做过,“锁起来,弟弟肯定会抵触,这样会对脑子产生更大的刺激,我不能这么做,他的脑子已经不好了。”

  吴土根说,他每天饭菜做好后,要把饭装好放在吴法根眼前,并把菜夹到他碗里,吴法根才会吃。“他就是这样,你不夹,即使一整桌菜摆他眼前,他也不会去夹一下。”

  最让吴土根感到辛苦的,是要给弟弟洗衣服。因为三天两头,弟弟就会大小便在身上。“每天晚上,都要去叫醒他,让他起来解手,不然就会尿身上。”吴土根说,他都会根据弟弟进水进食量的多少,来推算时间提醒弟弟大小便。即使这样,大小便失禁也是常有的事,“没办法,只能我来洗。”

  “我大他十三岁,我死了他怎么办?”

  5月10日上午11点,吴土根和弟弟正在吃午饭,桌上放着一大碗咸菜和一小碟豆腐乳。“平时吃饭都这样凑合,只有领了低保金的时候会去买点菜,改善下伙食。”吴土根说。

  “我要感谢共产党!”吴土根告诉记者,两兄弟享受政府低保政策,每个月都能拿到一笔低保金。这笔钱虽然不多,但却着实减轻了他不少压力。

 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吴土根感觉自己照顾弟弟已经有些力不从心。“去年瘦了十几斤了,经常吃不下饭。”吴土根告诉记者,去年12月,他以为自己要死了,“3天没进食,吃不下去,晚上躺在床上,全身冒冷汗。”那几天,吴土根每天除了硬撑着起来做饭给弟弟吃,其它时间全躺在床上。

  “年龄那么大,白天要干活养家,晚上还经常要出门找弟弟,再好的体格也经不起这样折腾啊。”同村村民叶菊云说,“他这一辈子算是献给了这个弟弟了。”

  吴土根说,最让他担心的,不是自己的身体。看着眼前生活无法自理的弟弟,他说:“我大他十三岁,我肯定比他先死,我死了他怎么办?”今年以来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吴土根。说起这些,吴土根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悲伤,“希望到时候政府会帮我照顾一下他吧。”

  吃完饭,吴土根把弟弟带到门口,他说,他得赶紧给弟弟洗头、洗手,完了还要去田里干活……

  记者 傅长琪 通讯员 朱智平

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|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| 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|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

网站简介|广告业务|联系方式|版权声明

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2445667893@qq.com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8-8132590

遂昌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10]21号 浙ICP备10211268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地址:遂昌县妙高街道东街185号(影剧院二楼) 电话:0578-8130064 Email:scxnews@163.com